流川

人间喜剧下次更新在暑假,谢谢阅读。

Thanks♪

感觉仿佛重获新生

这里的第一束光是在凌晨三点。

你看,是这样子的。

夏天  天气好热  背心短裤  窝在 冷气左右

窗外 蝉不会鸣

窗内 心不想跳

神情麻木的我坐在神色鲜明的你旁边 内心描绘着你口中苍白的世界

坠落坠落坠落

灰色的山谷里是你的回音
我想回答你 我却没有力气开口

红色的河流

你看,是这样子的。

情话

来世要当涡虫吗。

假设抛去环境污染到那时还有清澈的溪流,那作为涡虫,生活就会快乐吗。

你摇头,你不懂。

涡虫一天需要做的大概只有进食和排食了。它们什么都不去想,只要生存着就好。最后繁殖出下一代,完成自己光荣的使命。

它们想不到自己为什么吃不到草莓蛋糕,想不到星空上星星的沉默,想不到自己为什么没有一颗跳动的、可以去想你的心脏。对它们而言,生存着就是生存着。

你听到这里,什么也没有说。

如果花开永不凋谢,如果日升不随夕沉,如果桑田不曾沧海。

那么,就会美好吗。

你额角的发丝垂落,不待斑白。

梦在枕畔垂老,化烟消失在星空中,只留下孑然的我抬头去看星空。

你笑了。

玫瑰在心上绽放...

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

知更鸟之死【序】


知更鸟之死



  江户川乱步从来都不读文学类的书,他对于那些细腻的文字没有太大的感触。至少之前,他一直这么认为。


  然后他遇到了织田作。


  半强迫半自愿的,在十五岁之前他的活动范围一直都被限定在书房和餐厅。而有一天,他去找太宰,就这样遇到...

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


  他的记忆里,背景似乎一直都是那间不大的小屋,里面有父亲、母亲,偶尔窗外还会飘进来夏天的声音和风的低喃,他就在这微醺的空气中沉沉睡去——


  一切戛然而止。


  父亲母亲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
  他趴在窗边,墨绿色的眼睛里是窗外是压抑的天空。他知道了,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
  地面碎裂了,他坠入黑红色的深渊,最后停留下的,只有母亲在耳边...

人间喜剧

Pay Attention:
· 文豪野犬同人 
· 乱步中心
· 无明显CP
· 月更[其实就是较长一段时间一次更新]

【初】
  小孩子琥珀色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大人,更准确的说是一直在絮絮叨叨说些什么的大人旁边的小孩。他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其他活着的小孩子,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身边的人除了自己之外都是那些可怖的大人,于是感到很新奇,也很愉快。那个小孩子穿着不合身的衣服,顶着看上去像是没照镜子胡乱剪的头发,眼尾上挑着。他的眼球似乎因为缺少睡眠而充血,眼底也有浓重的黑眼圈。脸色...

© 流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